最近幾年,「地方營造」一詞頻頻出現,每個人對這詞都有不同的理解和定義,更被不同行業界別廣泛使用。我們專訪了CoDesign Studio的行政總監Valli Morphett女士,了解一下她對「地方營造」的理解。

placemaking-musician

你第一次接觸「地方營造」是什麼時候呢?

「地方營造」於七十年代興起。當年主要由Jane Jacobs和William H. Whyte帶頭洞悉到城市設計必需要以人民需要為中心,而絕非以交通基建為基礎。

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 創辦人Fred Kent曾說:「如果你為汽車和交通規劃城市,你只會得到汽車;如果你為人民和空間設計城市,你會得到人民和空間。」。二十年後,這一句仍然十分切合。

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園境建築師。我在澳洲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修讀園境建築時已見識過「地方營造」的威力。但有趣的是,我那時候接觸的「地方營造」仍然是一套「由上而下」的設計過程。

「人民是問題的答案,並不是問題本身。」

我一直持守著「人民是問題的答案,並不是問題本身」這個理念。在我十多年的園境建築經驗中,我經常看見行內有一種「設計師是專家」的信念。這與我所信的理念相違背,因此我選擇了離開我的本行,投入更多社區參與和「以人為本」地方營造的行列。

「地方營造」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呢?

「地方營造」是一個極具爭議性的用詞。若果你問十個朋友,你會對這用詞得到十種不同的見解。CoDesign Studio 對「地方營造」的理解如下:placemaking-wall-painting

「『地方營造』是鼓勵和賦予人民力量去創造和啓動他們喜愛和連結的地方。」

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特色,都是獨一無二的。每個地方的系統和社區亦必定有差別。我所認同的理解正指向這個複雜的關係。

我會用以下的想像去解釋一下。試想像地球是一個飄浮的網球,而我們生活中建立的各個系統就是包圍著網球千絲萬縷的繩網。

那些繩網包括我們的親人、好友知己、同事、工作夥伴,和其他生活上相交的人。你越建立得多社交關係(又稱社會資本),就像不斷編織繩網,繩網變得越複雜表示你的支援系統越大,它們也會成為你經歷挑戰時的依靠。

這個繩網中包括有經濟系統,其中的資金流動、商品和服務流轉,也構成了經濟集群、經濟區和經濟圈。另外又有一個環境系統,包括了自然生態,建築環境如城市、道路、電網等。又有一個文化系統,包括語言、教育、藝術和身份認同。還不少得一個經常被忽略的系統:科技和互聯網。

每個系統都十分複雜、互動和互相交疊。如果你在這個網球上放一根針,它只會穿過一個交滙點,那一點就是「地方」。地方將這些網絡連結起來。

「地方是這個複雜系統的呈現及產物。」

作為一個「地方營造」顧問,我們的工作就是將這些系統重新導向,指向一個更美好的將來,就像一個指揮家指揮一首不斷演變的交響樂。

silo-painting

「地方營造」有何重要?

「地方」是判斷健康的三大因素之一。你知不知道你居住的地方決定了你的壽命長短?另一方面,有研究指出「孤獨」跟吸煙和心臟病的致命率相同(Grattan Institute, 2018),還預計「孤獨」會於2025年成為流行疫症。我們正面臨社會健康的一大危機。因此,任何將人民和地方連結起來的計劃將會變得越來越重要。「地方營造」就是其中一個方法。

「地方重要,因為人很重要!」 人的健康、財富和快樂都建基於地方。這是我轉投「以人為本」設計行列的原因,也是我認同CoDesign Studio 理念的原因。如果你為人民和地方作規劃,你會得到人民喜愛的地方。